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相声小品 > 专访|郭麒麟:抽身相声是又一

专访|郭麒麟:抽身相声是又一

2018-10-04 04:51

说相声的郭麒麟又拍戏了。

6月25日,我在《给我一个十八岁》制片方的办公室见到郭麒麟。他刚结束一场采访,人们围着他,闹哄哄地笑,兴致颇高,举手投足有几分德云社少班主的劲儿。

他个头不高,清瘦,采访过程中,他不停摆弄腰间两条细长的束带,这一天下午,他要完成九场采访,为新剧《给我一个十八岁》做宣传,剧本改编自冯唐的小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他在其中扮演男主角秋水。媒体一波一波,像一场面试。

2011年,还是初三学生的郭麒麟偏科,物理课上的牛一律、摩擦力、小推车令他颇费脑筋,还没学到他喜欢的声光电,就退学说相声了。

从2010年到2014年,郭麒麟每日往返于剧场和家,演出千场。父亲郭德纲力捧爱子,就连微博公开批评郭麒麟,都被视作一次借力打力,透着老父亲的殷殷期盼。郭麒麟当然知道这一切。

最近三年,22岁的郭麒麟甩掉七十斤肉,这场被他称之为“人与人性的斗争”中,最终以他的瘦身成功收尾。

腰身窄了,戏路变宽。他不再局限于穿着旧式长袍,在剧场说相声,逗乐子。他开始接戏,录制综艺节目。在他眼中,四年的剧场经历,和之前告别的学生生涯一样,重复,枯燥。

有人说,这小子口口声声地要献身于相声艺术,为此都退了学,如今也不专心钻研艺术了。郭德纲对此似乎泰然。从郭麒麟的描述中,父亲对他的尝试“不闻不问”,大有“尽人事,听天命”的意思。

《娱乐FOCUS》第20期 采写/张晶 责编/宋Yosen 图/少杰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

专访郭麒麟:抽身相声是又一场“退学”


采访过程中,郭麒麟说的一段话令我印象深刻。

他说,我并不是完全跟相声划清界限,只是希望能从事一些更有烟火气的事儿。我去做综艺,我去拍戏,其实都是入世的一个经历。你老不经历这些东西,没见过这些事儿,你怎么去表演?你怎么能把观众朋友们说信了?

拍戏:“这部戏终于听我的了”

网易娱乐:大家都知道你十七八岁的时候不在校园了,理解这个故事的时候会有隔阂吗?

郭麒麟:其实倒也没有。十四岁上学跟十八岁上学时没有区别的,而且在现代社会,普遍都早熟,也包括我。我特别不像我的同龄人,我和同龄人之间的话不太多。我小的时候,就我七、八岁的时候,就喜欢跟二十五六岁、二十七八岁的人聊,我就喜欢比我大十五到二十岁左右的人,跟他们在一块聊天、生活。

网易娱乐:为什么?

郭麒麟:我觉得首先咱小啊,有点倚小卖小的意思。就是我如果说有什么不对的举动,会有人告诉我你这个不好,你这个不对。就能吸取前人的经验,能够从他们身上少走弯路,是这么个想法。

网易娱乐:你对经验好像有一种痴迷?

郭麒麟:也不能算痴迷吧,只能说是……

网易娱乐:比较看重这个?

郭麒麟:我觉得省心,这个最重要,我省心。

网易娱乐:从什么时候开始体会到这些的?

郭麒麟:就自然而然的吧。因为小的时候经常爱看相声,也是看老先生的偏多,可能从那个时候,一直到北京来看我爸,包括他对身边师兄弟的教导,像岳云鹏、栾云平,都比我大十岁往上的。对他们的教育,我在旁边也听着,虽然不教育我,但是我能听着,也能从当中学习一些东西。

网易娱乐:你对演戏还挺感兴趣?

郭麒麟:对,确实好玩,有意思。《给我一个十八岁》也是我第一部以自主意愿为主来接拍的戏,之前很多都是帮忙。很多时候我爸给我打一个电话,儿子,有一个什么戏,让你去。我们这个戏,我为什么对它重视?就因为终于是听我的了,给我选择权,所以我就对它更上心一点。

网易娱乐:这部小说里面有非常强烈的自我意识,反叛意识,包括对青春非常强烈的感情。你的十八岁呢?

郭麒麟:我个人的生活,十八岁的时候,其实相对来说比较枯燥。我每天在演出,每天都在重复地往返于家、剧场,就这两个地儿。我日复一日,就这样。我一点儿课余爱好都没有。我没有自己的一个打发时间的有趣的事情。

网易娱乐:相声不就是你的一个爱好吗?

郭麒麟:但它成为了我的工作。一定不要让爱好成为你的工作,这东西会让你失去对它的热情,这是百分之一万六的。

网易娱乐:减肥是为了要改变自己的风格,还是自己对自己形象不满意了?

郭麒麟:减肥是对自己。我觉得减肥这个事儿是我生长到现在,做的最了不起的一件事。因为减肥完全没有办法依托于外力,谁也帮不了你,只能用你自己的意志来战胜你自己。所以说减肥这个事儿,是人和人性在做斗争。

网易娱乐:这么深刻?

郭麒麟:确实是啊。人的本性是什么?就是欲望。然后我克制住了这种欲望,还要每天去忍受健身房那些个,反正现在坚持下来是挺不容易的。

专访郭麒麟:抽身相声是又一场“退学”


父亲郭德纲:谁在台上演,他也不爱看

网易娱乐:剧中人物秋水的父亲总是能够站在儿子的立场,帮助他,所以说两个人亦父亦友。现实中,你跟父亲是一种怎样的相处方式?

郭麒麟:我们爷们儿斗智斗勇。倒不是说别的,我们首先就这个性格,都好逗贫,尤其是在跟自己亲近的人,我们都说相声演员爱逗,嘴贱什么的,我们不是逮谁跟谁欠,有时候在节目里那是迫不得已,我拿人钱了,人家让我跟那嘴欠的。

生活当中我不是那样的人,我很克制,你看咱俩说这么半天我也没跟你嘴欠,因为咱俩不熟。咱俩要真熟了,我们相声演员能开的玩笑很大很大。当然我跟我爸肯定还是有尺度的。君臣父子这个观念还是很严重的。只不过就是我们这个行业可能把开玩笑,游离在六界之外,就是这个不算做礼仪。

网易娱乐:不算冒犯的一种?

郭麒麟:对,不算这当中的一种。所以开玩笑也无所谓。有时候我们俩也是一块合起伙儿来说别人。小岳岳上家来,我爸一挤兑他,我就在旁边帮腔。我挤兑张云雷,我爸在旁边就帮腔,就这样。我们就以此为乐,没有他们俩的时候,我爸就挤兑我,有时候我跟我妈还挤兑我爸。

网易娱乐:他对你拍戏这个发展方向的选择有没有过建议?

郭麒麟:不闻不问。

网易娱乐:是因为觉得你长大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