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观点新知 > 知识共享视域下互联网广播对农民受众的影响

知识共享视域下互联网广播对农民受众的影响

2018-08-23 20:00

摘要: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技术代表,互联网广播因收听成本低、选择空间大、个性服务强等特性影响并改变着农民受众的媒介使用习惯,形塑着农民受众知识分享的方式。随着农民受众收听人数的增长,打造并提升涉农节目的内容与数量将是互联网广播今后的发展重点。

关键词:知识共享;互联网广播;农民受众

实施乡村振兴,解决“三农”问题,离不开农村文化建设。从社会主义新农村再到美丽乡村,对农村文化服务的思考越来越强调“人”的重要性。实践证明,只有不断提高农民自身素质和能力,才能实现农村文化振兴,从而推动农业农村总体性战略可持续性的发展。作为农村建设的最大受益者,同时也是乡村振兴的主体,农民受众正随着媒介形式的增加,移动通讯技术的发展和广泛运用,媒体接触行为和使用形式的变化,改变着信息获取和知识分享的行为与方式。

一、农民受众信息获取习惯的变化

经过多年建设和发展,在农村人口数和乡镇人口数不断减少的背景下①,我国农村公共文化服务从业人员和文化事业支出却逆向增长(与2012年相比,截止到2015年分别为14.7%、21.3%)。2012年,农村广播电视村村通工程就已基本上覆盖全国行政村和20户以上的自然村,对那些因自然地理条件无法联通的个别乡村,根据国办发[2016]20号文件要求②,到2020年,直接卫星公共服务将基本覆盖有线网络未通达的农村地区。

从媒介接触行为上看,我国农村媒介接触环境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再到本世纪初,电视、报纸、广播三大传统媒介始终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尽管三者间的位置顺序由广播—电视—报纸转变为电视—广播—报纸,然而它们在农民受众信息获取方面始终扮演着主导性的角色,也在形塑着农民受众的信息获取习惯。近些年,随着自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发展,以电视、报纸、广播为代表的传统媒介信息传递功能正在被一点点地削弱。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0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到2017年6月,农村网民占比26.7%,规模2.01亿。农村互联网普及率上升至34%。这说明,农村大众媒介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革,农村人口媒介接触行为已经发生重大的改变,知识共享的方式和获取信息的渠道也出现了巨大的转变。

二、互联网广播,农民受众信息获取新途径

随着社交媒体、自媒体的兴起,当前农民受众的媒介使用观念已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在进城务工人员和农业产业从业人员身上体现得较为明显。在笔者进行的一项小型调查中(其中城市受众102人,农民受众106人),分别有57.4%、61.2%的“农民工”表示更愿意通过移动媒介来了解信息、休闲娱乐,这个比例与城市受众相比,分别相差不到3个和2个百分点(城市居民分别为60.3%、62.7%)。在使用频率上,43.7%的农民受众选择了移动互联网媒体,远高于广播(16.9%)、电视(27.2%)、报刊(2.2%)、其他(10%)。在使用意愿上,五成以上的农民受众表示最愿意使用移动互联网媒体。通过开放式问题的回答,互联网广播被提到的频率仅次于微信,略高于微博。

广播的伴随性优势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据统计,利用手机终端收听广播的占比从2009年的14%上升到2016年的34.6%,升幅高达20.6%,手机已发展成重要的收听工具。③相对于传统广播,互联网广播之所以更受农民受众的欢迎,除了参与要求度低,不需要视听感官的高度介入,不因收听场景的变动而变化,可以与正常的生活工作相伴相随等传统广播与互联网广播兼具的优势外,还有以下几方面的主要原因:

1.收听成本低。移动互联广播的主要收听工具——智能手机在我国渗透率已超过80%,即便是在广大农村地区,智能手机也早已司空见惯。网络与智能手机的高效联动,以及电信业务费用的下降,移动互联网的广泛渗透,使收入不高的农民受众也有机会接入互联网。尽管会产生流量资费,但不少在城市务工的农民受众或者采用包月的形式,或者用万能钥匙接入附近WIFI。而在农村,许多受众在家使用WIFI,劳动时则使用流量包,大大降低了互联网广播的收听成本。

2.选择空间大。传统广播频率受地域限制,只能接收到信号覆盖到的频道,因此能接收到、收听到的频率数量有限。而移动互联网打破了地域限制,其开放性的特点可以提供大量的频道内容、各式各样的节目和有声产品等。那些草根性、平民化的内容不但丰富了广播产品形态和节目形式,更因其“接地气”即节目内容有更强的针对性和贴近性,可以更精准地向目标收听人群推送。

3.个性服务强。互联网广播受众除了能及时反馈、参与评论、交流分享外,还可以根据兴趣自主安排个性化节目表。当收听受众由被动转为主动,由单向传播变为双向互动时,受众的主体性就得到了突出,因此也就增强了受众黏性和注意力。同时,互联网广播在节目形态上拥有很大的灵活性,节目没有固定时长,完全根据节目内容和受众反馈调整,处于这种流动状态下的节目形态,照顾到了受众的收听感受,提升了用户体验,这种对受众接收兴趣的关注是传统广播无法企及的。

三、互联网广播对农民受众知识共享的影响

互联网广播是媒介融合的产物,共享是其理念,这种共享的思维集中体现在互联网行业的各个方面,外部资源的整合,平台运营的跨界,传受体系的协同,盈利模式的众筹,实质上都是共享理念在具体场景下的衍生。④作为共享理念的核心,知识共享在互联网广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知识共享是指组织员工或内外部团队在组织内部或跨组织之间,彼此通过各种渠道进行知识交换和讨论,其目的在于通过知识的交流,扩大知识的利用价值并产生知识效应。知识共享核心过程既包括单向流通的知识转移,也包括主体间产生价值效应实现知识创造的知识转化。⑤现代信息技术的发展将整个社会视为一个大型的学习型组织,农民受众收听互联网广播获取信息及处理信息的行为,可以被视为泛在的学习行为,这种行为对于“农民形成理智型态度,促使农民形成个性现代化的过程”⑥具有重要的意义。

在传统农村社会,社会关系网络是信息获取的主要来源,也是构成农民受众知识共享的主要条件。无论是农业新技术的认同与使用、致富信息的推广与接受、农村政策的施行与传播、教育培训的发布与接收,都是在社会关系网络构成的情景下进行的。以移动互联网为技术支撑的新媒体的出现,重构农民受众知识共享的图景。由血缘、亲缘、业缘、地缘构成的非正式弱关系社会网络在知识共享中虽然依然扮演着主要角色(57.7%的受访者表示他们收听互联网广播主要来自于亲戚、朋友、熟人的介绍,对某些节目内容的追逐与喜爱也同样多来自于周围人群的影响),但农民受众一旦习惯了互联网广播之后,非正式弱关系社会网络在知识共享中扮演的角色就下降到次要地位,媒介意识上升到中心位置,媒介使用对农民受众知识共享的意愿和态度起到决定性的影响。

推荐笑话段子